• 2019年04月25日 星期四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茶谷资讯行业新闻

    看东澄村怎样“激活”闲置农房

    【日期:2019-03-25】 来源:农民日报【打印页面】【关闭窗口

      地处半山腰的东澄村,又火了。福祉民宿的老板樊德明,一手抱着外孙,一手接着电话,而脚下也没停下来过,在厨房、大堂窜进窜出,女儿既要收账,还得张罗点菜,同样忙得团团转。

      这天是周二,吸引大伙前来的,正是村庄梯田内成片盛开的油菜花。人气旺,最开心的,当然非老板们莫属。这波高潮从3月中旬油菜花盛开,到樱桃开花结果、采摘下市,大概有两个月。

      过去,游客们拍个照,最多吃个饭,便下山。可这几年,大伙看到人气陡增,纷纷开起了民宿,客人有了住所,脚步自然慢下来,喝茶光景,夜观星空。背后的变化,还得从闲置农房激活说起。

      去年1月,浙江省绍兴市全面启动“闲置农房激活计划”。在上虞区,一年多来,共引进27个重点项目,累计激活农房改造50多幢,吸引社会资本超过5亿元。作为较早发力乡村旅游的东澄村,闲置农房激活其实早已进行,如今效果已初步凸显。

      那么,在闲置农房激活中,要注意哪些环节?怎么破除社会资本下乡的后顾之忧?村集体、政府又该扮演何种角色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专程前往东澄村采访。

    近日,东澄村迎来春季旅游高峰,图为手持油纸伞的女子漫步乡间。

      村庄人气是基础

      上午11点,东澄村迎来了一波热闹高潮。由当地农户和乐器表演爱好者开路,大家组成花轿队,紧跟其后的是,身着旗袍、手拿油纸伞的女子,漫步花田间。此时,人流不息,车子早已停不下,需步行一里多进村。

      游客们当然不知,眼前如此美丽的村庄,十多年前,却是远近闻名的“光棍村”,村集体一年收入才3000元。原本山村就小,仅70多户人家,加上农民大多外出务工,显得更为萧条。由于太穷,方圆十里都说,有女不嫁东澄村。

      然而,东澄是捧着金饭碗,过着穷日子。这里的覆卮山因东晋山水诗鼻祖谢灵运的一句词而得名,山岗坡上,自然分布着不同形状的石块,仿佛涌浪滔天的滚滚河流。而山腰处,有两万多块大小不等的梯田,种上油菜花后,成为春日一绝。无论是人文积淀,还是自然风貌,东澄村的条件都得天独厚。

      变化出现在2009年后。在上级部门的支持下,东澄村的村庄整治按下快捷键,相继投入3000多万元,用于美丽乡村建设。岭南乡人大主席罗党生,正是那一年调至该乡。在他看来,东澄村之所以能有今天,除了环境提升外,更主要的是,通过举办农事节庆予以引爆。

      记者采访当日,开幕的正是已举办11届的覆卮山生态文化旅游节。除了最吸睛的油菜花节,接下来还有樱花节、樱桃采摘节、攀浪节、帐篷露营节等。这段时间,几乎每个周末,都是人流不断,就连工作日,也有不少人慕名而来。

      “因此,在我看来,农房激活这件事急不得,必须要有一定的产业基础,以及知名度和影响力。这样社会资本投入产业后,成功率更高,双方合作自然水到渠成。”罗党生认为,激活闲置农房,切忌一哄而上,一定要做好基础工作和顶层设计。

      王红苗是村里的妇女主任,四年前,她从山下回村,利用自家房子,办起了农家乐,可吃饭、可住宿,顺便售卖猕猴桃、梅干菜等土特产。每年,光靠农家乐一块,王红苗就能进账30多万元。

      在东澄村,除了王红苗,像开了20多年小卖部的梁荣珍,利用自家农房,开设了6个包厢,周末生意很红火;王文花过去有办食堂的经历,如今看到人气陡增,索性趁周末回家,做起了厨娘,一块招牌立在门口,院子里往往也能坐满。

      “东澄村的闲置农房激活,可以交给外来主体,提供专业化、高端化的服务产品,也可以发动农民利用自家农房,形式多样,正好能满足更多人的需求。”罗党生说。

      制度保障是关键

      在做餐饮和住宿前,樊德明跟服务业八竿子打不着,有一次,偶然间来东澄村游玩,听闻村里有几幢闲置农房正招租,樊德明心动了。农房已全部收归集体所有,加以改装后,可以提供住宿,而游客中心下方偌大的厅堂,则正好用做餐厅。

      于是,樊德明找到村委会。事实上,这几年,村里也正发愁,房子收回来几年了,可几乎无人问津,即使有人问起,最终因人气和租金问题,没法谈拢。这次,樊德明出价12万,双方一拍即合。

      谈到起初担忧,樊德明坦言,确有不少。比如,政策会不会变化?老百姓会不会刁难?又比如,等经营得好了,对方违约怎么办?“如果跟单家独户签协议,我肯定担心,但跟村集体合作,这些问题等于有了保障。”

      樊德明的担忧存在共性,针对这些问题,上虞区的做法是,由政府出面,出资3000万建立产权交易公司,在乡镇和街道则设立服务分中心,采取公益导向和实体经营。农户有意愿流转出闲置农房,只要找到村里的农宅经营服务站,委托其进行委托登记和经营,农宅经营服务站再与产权交易公司签订委托交易合同即可。

      采访中,一位工商业主告诉记者,与村集体合作的好处多多:首先省心,大大降低一家一户谈判带来的成本;其次,保障了一定程度的体量和规模;第三,有村集体作背书,可避免纠纷,从中调和、解决矛盾;最后,还能为后续建设提供一系列落地服务。

      农房改造投入大、周期长,主体往往需要稳定长久的经营期,记者看到,期限多为15到20年,长的也有30年,租金呈递增模式。目前在东澄村,还无入股形式,但在其他村庄,已有主体在考虑,如何与村集体、农户成为利益共同体。

      那么,如果农房过于破败,在后期需要进行大改,怎么办?对此,区里出台改建政策,允许在符合农村“一户一宅”政策的前提下,对原合法农房拆后重建、改建和局部移位。

      去年6月,上海雅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中标东澄村集体物业招租项目,成为首个通过产权交易平台落地的成果。该公司总经理胡向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有了制度作保障,有了村集体作依托,我租赁农房才心里有底。”

      差异竞争是核心

      “站在资本方,既然激活利用的关键是市场主体,自然要遵循市场规律。我不希望与东澄村现有的业态形成直接竞争,而是应当差异化。”胡向阳说,之所以关注东澄村,最大的原因还是看中了这里的外在环境,“我们有多年的教育和户外拓展等经验,因此,除了住宿业态外,更关注青少年研学、团队拓展、中老年休闲度假、传统文化弘扬、乡村农业体验等综合服务。”

      根据计划,胡向阳的项目五年内软硬件投资约2000万,而未来,他还将根据实际追加投入,进行更多民宅的改造,以及乡村文化展示和土特产联营。“从外部来讲,我们更希望政府能够将整个村庄打造得更好,持续举办有影响力的农事节庆,来提升知名度和影响力。”

      在罗党生看来,农房激活归根到底,还是产业兴旺,工商资本作为市场主体,在产业经营中固然重要,但政府也必须做好公共服务,包括基础设施的建设投入、农房建设服务的优化提升、农事节庆的举办等,“只有成为利益共同体,主体能盈利,农户能增收,村集体经济能壮大,这才是共赢的局面。”

      截至今年1月底,上虞区已落地27个闲置农房重点项目。记者大致翻阅了这些项目,发现有很大的一个特点,那就是工商资本很理性,往往会结合所在村庄的资源禀赋,找到独特的定位,设计出差异化的产品。

      “相信,我们之间的业态能够得到互补,未来会有更多合作的空间。对于乡村经营,我们也希望能够一起参与建设、共同推进。”胡向阳说。现在,随着人气越来越旺,游客越来越多,东澄村也在考虑,如何通过更多的方式,培育更多的业态,来壮大村级经济,这对于村庄来说,又将是一个新的题目。 (记者 朱海洋文/图


    版权所有:六安茶谷园区管委会 六安新闻网
    皖ICP备13012527号
    投稿邮箱:luancgw@163.com     联系电话:0564-3379063 33720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