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茶谷旅游茶谷故事

    龙河口的传说

    【日期:2017-02-04】 来源:舒城县茶谷办【打印页面】【关闭窗口

      现在的万佛湖,之前称作龙河口水库(在水利上,还一直使用龙河口水库的名字),在修水库之前,又称为龙潭湖。其上游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来水面,汇聚了乌沙河和晓天河的河水,形成相对开阔的大河潭,四周青山环绕,中间碧水如蓝,下游连接老梅河,再流入杭埠河。龙潭湖的名字,由来已久,在当地流传着一个动人的传说。

    20170204085926302630.png

     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,龙潭湖中栖息一条乌龙。这条龙温顺善良、忠于职守、耕云布雨、福泽人间,人们习惯沿河而居,靠捕鱼狩猎为生,代代繁衍,过着平安祥和的日子。

      不知何年何月,从下游来了一条孽龙,与乌龙抢夺地盘。两条龙在湖中大战三天三夜,乌龙身受重伤,只得退到南山养伤,这南山就是后人所称的“龙眠山”。孽龙获胜后,独霸水域,得意洋洋,桀骜不驯,或兴风作浪,掀翻渔舟,或鼓潮决堤,冲毁良田,或翻云覆雨,淹没庄园,把个水丰鱼肥的龙潭湖畔搅得天昏地暗,百姓受尽煎熬,苦不堪言。

      族长们带领渔民,想出多种办法来对付孽龙,可总是不凑效,擒龙无策。孽龙的行为越来越残暴,族长们只好听信巫师们的谗言,将每年二月初二,作为祭祀日,从民间挑选一对童男童女作为祭品,投入湖中供孽龙享用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当地不知有多少少男少女,无辜地葬身于汪洋之中,但孽龙的恶行不改,百姓灾难依旧。

      这年春天,族长们又在准备祭祀活动,在当地强行挑选一对童男童女,准备作为祭祀贡品。童男童女的父母闻讯后,义愤交加,悲痛欲绝。再说那条退守南山的乌龙,自战败后,始终没有忘记孽龙残暴之恨。伤愈之后,乌龙化为一名秀才,来到龙潭湖畔,借宿农家。夜里,他听到有人哭泣,便寻问店家:“所为何事?”,店主将原委道出。秀才非常愤慨,自言道:“世间竟有这样惨无人道的怪事!”便来到童男童女的家中,请家人放心,他有一妙计可救童男童女。主人听从秀才的话,去附近铁匠铺打了两把锋利钢刀,用磨子现磨了两袋麦面,揉成两个大大的面团,连夜蒸做一对童男童女,并偷偷地将两把钢刀放在面做的童男童女腹中,给童男童女穿好衣服,戴好帽子。秀才口衔清水,向面人一喷,刹时,面人变成了活人,能说会笑,行动自如,与真的童男童女难分真假。

      第二天,就是二月初二,祭台高筑,族长巫师领着渔民们来到了水边。祭龙仪式,还像往常一样,敲锣打鼓,鸣炮奏乐,惊天动地。巫师将童男童女抛入湖中,那孽龙见状,胃口大开,一口吞下。正准备享受大餐美味时,两把钢刀已深深地插入孽龙的腹中,孽龙疼痛难熬,上下滚动,翻江倒海,吓得岸上的人四处逃窜。就在这时,忽听轰隆一声,震天动地,那连在一起的三山被龙尾摆成了一处豁口,湖水沿着豁口,喷涌而出,山旁并多了一条大河,那道豁口从此就被人们称作“龙河口”。再说那条孽龙,已被钢刀在腹中划开两个大大的口子,发飚的孽龙,向上游逃窜,游了数里,孽龙身上的鲜血染红了河水,这里就是后来的“洪畈(红泛)”(现已被水库淹没)。孽龙又挣扎数里,精疲力竭,血流更多,血色变浓变黑,这就是后来的“乌沙”。又游了数里,经过一道山岭,孽龙肚破心开,这就是现在的“新(心)开岭”。孽龙已经游不动了,只能爬进岭上的一条冲,孽龙身上开始肉烂皮蜕,露出了骨头,那个山冲就被称作“龙骨冲”。孽龙又挣扎向上爬了一段,最后死在一个山头上,全身腐烂,脓水滴滴,这座山便被称作“化龙尖”。

    芙蓉岛_看图王.jpg

      乌龙妙计斗孽龙,为民除害保平安。原来的龙潭湖,经过孽龙摆尾决堤,上游来水一敞无收,从此龙潭湖变成了龙潭河,那条乌龙留恋这方热土,不愿离去,就眠于大梅山前,天长日久,化成了一道山梁,蜿蜒于龙潭湖心陆地。其最高处名曰“西孤墩”(今日的芙蓉岛)。这里的百姓,至今不忘乌龙为民除害的恩典,经常有人烧香膜拜,祭祀乌龙的神灵。 (何道来)

    乌沙河1_看图王.jpg


    版权所有:六安茶谷园区管委会 六安新闻网
    皖ICP备13012527号
    投稿邮箱:luancgw@163.com     联系电话:0564-3379063 33720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