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茶谷旅游旅游景点

    小赤壁的前世今生

    【日期:2020-09-04】 来源:六安新闻网【打印页面】【关闭窗口

      编者按 赤壁,又叫小赤壁。位于六安城西五里,下临淠河。系六安古八景之一。州志载:小赤壁下临大河,断岸千尺,镌“小赤壁”字于壁上,时多乘流泛舟题诗于壁。

      如今,六安古八景很多不复存在,被赋予了更多的想象空间,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,不仅仅折服于它的风景秀丽,还离不开它被赋予的丰厚文化底蕴。这些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触及人们心灵的无形资产,与客观存在的山水风貌,都是构成六安人文的丰厚要素。

    1.jpeg

     

    2.jpeg

      2016年10月,六安城西通往河西的赤壁路桥建成通车,那么,为何命名赤壁路桥呢?因其桥南河畔高阜之处,旧为六安八景之“小赤壁”,在最早的六安史志《明万历六安州志》已有六安小赤壁的记载,后《清同治六安州志》中均收录其六安小赤壁的记载。

      清《同治六安州志》载:小赤壁,州西五里,下临大河,断岸千尺,镌小赤壁字,旧为徐宪副别墅,时多乘流泛舟,题诗壁上,有刘公垓刻句,后人妄改,失其本旨。柳州太守骆氏先茔相近,古柏参天,有枳花自远方移植。文中徐宪副,即徐必进,清《同治六安州志》有载:“徐必进,字镜川,赋质端方,天性仁孝,弱冠登嘉靖丙辰进士,授福州府推官,历礼部二曹郎,出知嘉兴府七载,郡人戴之如神君,升福建按察司副使,寻告归(即告老归乡)。好施与置义田,以赡族里中,待举火者百余家,岁饥捐赀以赈市。经史诸书藏尊經阁,著作甚富。长子守谦万历辛卯亚魁,孙致章、致觉并。本朝进士为名臣,嘉兴三塔寺有五太守祠,必进居一。士民立碑颂德,诗云:徐公碑石插江头,故老群看尽泪流。论到定时终不易,官於去后复何求。一双白璧凭谁识,半亩青山得自由。试拟襄阳羊叔子,并传遗爱风诸侯。其去后思如此”。对于徐必进为何告老还乡?《清同治六安州志》中只字未提,但据明代沈德潜所著《万历野获编.补遗二.吏部》篇记载“汪徐相仇”一事,似与徐必进告老还乡有莫大的关联:“汪雅堂名在前,歙人也,嘉靖之末以诸生侍其父炎为崇德县丞。其父胡明经,性迂癖,与同僚不协,被其构于上台,因得罪,下讼牒于嘉兴知府徐必进。徐亦素憎其倨,立意罗织之,谳日当受笞,雅堂蒲伏哀泣,愿代受扑,且口称生员。徐益怒,即出题试以文,以成以献,则又呵骂谓文理乖谬,称儒必伪,命痛棰,丞胥靡之。汪归应试,即以是年列贤书,明春戊辰举进士,筮仕即得嘉兴府推官,徐已惊怖。汪奉丞夫妇来廨舍,徐礼接殷缛,馈饷无间,汪亦伪与周旋,久之自谓忘故隙,且欢好矣。徐有吏才,但乏素丝之誉(即“素丝羔羊”的省称,用作对清廉者的誉辞)汪潜瞰其簠簋,默籍日月,纤毫不爽,及用事之司狱与衙役俱备侦详记,上之直指,白简纠之。时新郑高文襄兼领吏部,正加意惩贪,得旨提问追赃,则徐已升福建海道副使行矣。遂从闽中逮至对簿,则所坐皆实,锢浙江按察司狱,久之赃完始发遣。徐庐州府六安州人也,与汪为桑梓,初处丞固无香火情,比汪报东门之役,人亦尤其已甚。汪以常调仅转南刑部郎以去,至今上辛巳以计典罢官。其人性慧多才,未究其用,暮年尚未忘再出也。”

      

    3.jpeg

      这样的官场斗争使罢官归乡的徐必进心灰意冷,寄情于家乡的山水,终老于六安。徐必进三代均明、清为官,其孙徐致章、徐致觉为清顺治、康熙年间名士,徐致觉系清顺治翰林院编修,曾为霍山知县李居一所筑潜台枕流亭,作《枕流亭记》一文,《清同治六安州志.卷七.墓葬》篇记载徐致章去世后葬城西四十里烟墩集,烟墩即古代的烽火台,其族人聚烟墩集而居,遂成大姓,烟墩集今名徐集当来源于此。

      小赤壁原址位于六安西门外五里的淠河边,旧有奇峰突起,断岸千尺,红岩峭壁,地势险峻。罢官归来的徐必进在其西南岗埠之上筑小亭,亭前筑屋,遍栽垂柳,杂植花卉,作徐氏别墅。其对面的山坡为广西柳州太守骆士愤的先祖坟茔,据《清同治六安州志.卷二十七.官绩》篇载:“骆士愤,字子发,号念庵。赠中宪大夫。应宿第三子也。淳厚力学,精诣六书。顺治丙戌举于乡,母老,就教授常熟县学教谕。孙承恩、翁叔元皆所识拔也。擢郧阳府推官,多所******。丁酉,分校省闱,所得王追骐、奚禄诒,王封溶俱名宿。康熙六年。迁柳州府。柳犷悍难治,以实心行实政,风化大行。癸丑致仕,郡人拥舆扳留,为建生祠。归里后,循墙益共三举,乡饮不敢以尊达自居。性至孝,于郭西先茔侧构祠,手植梧柏百千章,自称西堂待者。”曾为其祖坟自远方移植来枳树一株,故杨有敬诗有“年时记得城西路,枳树花香是骆坟”句。又据《清同治六安州志·卷之七·寺观》篇载清六安州署陶允宜在其西枫香涧(即今凤凰河,)筑有“镜心禅院”,山环水绕,泉壑清幽;又有修竹茂林,临风摇姿。晨昏之时,淠河上渔舟轻荡,银鳞闪光,渔歌互答,其声悠远。嘉兴姚弘馍为当时名士,时在六安为官,为之在临河峭壁之上题“小赤壁”三字,被放谪任六安州同知刘垓,为之写《小赤壁游记》,六安小赤壁遂成六安八景之一,如今由于历史上的淠河发生过多次的洪水,导致河道淤积,岸边形成沙滩,小赤壁早已被淤积,只留其名其地了。

      

    4.jpeg

      明刘垓,南京刑部广西司主事,曾被放谪任六安州同知,明《万历六安州志》的编纂主事者,其在六安上任期间,写下多篇山水游记,如《九公山记》、《龙穴山记》和《游小赤壁记》等多篇记载六安山水的文字。据《大明一统志·人物》载:“刘垓,潜江人,隆庆辛未进士,授太平司理,有声。转礼部,恳求吴、赵二史,廷杖。忤执政被谪,再起云南学宪,得士心。谢政归,创同仁书院讲学。置义田仓冢。卒,祀乡贤。”

    5.jpeg

    6.jpeg

      明《万历六安州志》载刘垓《游小赤壁记》,原文如下:

      “六州城西五里许为小赤壁,盖徐宪使有之,姚太史名之,以山临水上,其石壁壁立数千尺云。宗伯刘子与客载酒游其上,客曰:胡为乎为小赤壁?岂以楚居大而六其小者?与宗伯子曰:其然,不曰登东山小鲁,登太山小天下,登斯山也宁不可小赤壁乎?且赤壁有真,即自诸葛氏与公瑾合策,一战破曹瞒(曹操,小字阿瞒)百万於嘉魚,而赤壁遂名,末有諸葛赤壁奚名也!后数百年子瞻氏放黄州,与客笑傲洲渚,作为二赋留壮江关,而嘉魚之赤壁移而黄矣!然则黃处其勝将无小嘉魚之赤壁?今又数百年,姚太史氏放六州,与徐宪使赓歌山曲形之篇什(《诗经》的“雅”和“颂”以十篇为一什,所以诗章又称“篇什”),而黄州之赤壁更移而六矣!然则六处其胜又將无小黄州之赤壁,夫物无始无无始始於人,地无真无无真真於人,人以地徵地以人胜也,且嘉魚无论巳平冈列秀川渺林稀,牧夫樵人且得狎而窺焉,則六壁之隘孰与黄之阔?千頃波涛龙蛇为窟危樯峻石兩不相依,纵壮士登舟敢望而不敢泊,則黄壁之险又孰與六之安若?乃叶风在驭明月中天把酒浩歌形胜俱化,或阚洞庭而朝江汉,或俯龙穴(龙穴山之有龙穴)而望淮海,寓江动庙廊之思履岩切吕尚之想,奚啻沂浴薄彼兰亭?此则黄六之所同,而苏、姚諸君子之为乐一也!孰小而孰大即又孰真而孰非真耶?余楚人也,來放於六,卑卑无能安敢望苏姚?顾其跌宕豪纵,盖亦有窃二公之似者,时未见太史犹获礼於宪使,宪使拉余游而余或自为游,则六之赤壁余又得而有之,且苏姚在黄、在六各据一胜,余生楚而宦六也,兼有其胜岂余幸耶?抑兹赤壁幸也?顾方余在楚也,人谓黄大今而在六也,人又谓六大,然则大耶小耶,吾何辩耶?又不知黄六而外更有赤壁耶?客曰:大小有无,不可知己,姑饮酒”。

      

    7.jpeg

      笔者认为其文与苏东坡《赤壁赋》有异曲同工之意,故将其文译如下:“距离六安城西五里左右有个小赤壁,大约是徐宪史才开始有的,姚太史为其题名,凭山临水,其临水石壁高数千尺。尚书刘先生与客人在其上饮酒,客问:为什么叫小赤壁呢?难道是因为楚地大而六安小吗?我说:本来就是这样啊!前人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,登上此山难道不可以小赤壁吗?而且赤壁亦有真伪,自从诸葛亮与周公瑾合谋,在嘉鱼一战大败曹操百万大军后,而赤壁就天下有名了,没有诸葛亮赤壁能有名吗?数百年之后苏东坡放迁黄州,与客人笑傲沙洲,留下两首赋(注:指《前赤壁赋》和《后赤壁赋》)壮此江关,而嘉鱼赤壁就移到黄州了!既然如此,难道说黄州赤壁之胜小于嘉鱼赤壁吗?如今又过了几百年,姚太史在六安为官,与徐宪史酬唱和诗,点晴山水风景,于是黄州的赤壁即移换到六安了,既然如此,莫非六安的赤壁又小于黄州的赤壁吗?万物于人而言没有始何来终,天地于人而言没有无何来本真?人凭籍地的形胜,而地凭籍人丰神为佳境,况且嘉鱼不论平冈列秀、川渺林稀,放牛打柴的人都亲近而观赏,那么六安赤壁与黄州赤壁究竟谁狭隘谁气阔?千顷波涛之下龙蛇占据为窟,危樯陡石互不相依,纵然是壮士登船也只敢眺望而不敢停泊其下,那黄州赤壁之险又怎比六安的赤壁呢?于是驾驭长风月明中天,把酒放歌神游天下,时而俯瞰洞庭朝拜长江、汉水,时而俯视龙穴(注:六安古景龙穴山上曾经有龙穴)而望淮河、江海,寓居在江河之间而念朝廷之事,履行在山水之间还存吕尚之抱负,岂能怡然处世而轻薄兰亭之风雅吗?这就是黄州赤壁与六安赤壁的不同,而苏东坡、姚太史诸君子只为一乐也!谁为小又谁为大?谁为真而谁又为非真呢?我出生于楚地,却在六安做官,平庸无能怎么敢奢望有苏东坡与姚太史之文采呢?观其字跌宕豪迈,私下认为二公形神相似,当时还没有见到姚太史时即获得徐宪史的礼遇,徐宪史拉着我一起游玩六安山水,有时也自己游玩,所以得以有机会游六安的赤壁,而苏东坡在黄州、姚太史在六安各据一处胜景,我出生于楚地而在六安为官,兼有小赤壁之胜景难道我不幸运吗?或是此小赤壁之幸运呢?回想起我曾经在楚地时,人都说黄州赤壁大,现如今在六安,人又说六安赤壁大,那到底谁大谁小呢?我又怎么辨别呢?又却不知除了黄州赤壁、六安赤壁之外,或许其它地方还有赤壁呢?客人说:大、小、有、无,不能都知道那么清楚,姑且不谈这些,还是喝酒吧”!

    8.jpeg

      文中姚太史,即姚弘谟,字继文,号禹门,浙江秀水县(今浙江嘉兴)人。嘉靖三十二年(公元1553年)进士,选庶吉士,授编修,以文学触忤当道,贬为六安州判官。旋迁江西参政,改南京太常寺少卿,领国子监祭酒,升礼部左侍郎,终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,卒赠礼部尚书。太史,明时对翰林的别称,姚弘谟曾为翰林院侍读学士,故称姚太史。

      时达官贵人、文人墨客争相在其临河石壁之上镌刻题诗:

      杨际桧诗:

      西园斜枕曲江湄,林薮欣陪此日嬉。

      雨过可怜芳草色,风徵惟有落花知。

      登台共下徐公榻,作赋惭无楚客辞。

      坐对青山看欲暮,关尊不厌席频移。

      李懋桧诗:

      使君雅有东山兴,末老投簪卧此丘。

      云护薜萝叶野崖,未萦几席即沧洲。

      泛舟与客皆秋望,得酒烹魚尽醉休。

      想是前身苏学士,惭予昔日忝同游。

      明万历六安同知刘垓诗:

      千寻临碧落,半壁倚中天。

      涧古蚪龙隐,霞深芝草鲜。

      何当鸣凤客,来问钓鱼船。

      宣诏从天上,探奇访洞先。

      尊开蓬岛北,人倚斗牛边。

      渔火明还灭,舷歌断复连。

      归航催暮雨,飞瀑破瞑烟。

      御李惭佳士,存刘感大贤。

      胜游应不朽,意气逈无前。

      太史宁须奏,星河夜有骞。

      张一坤诗:

      平原百里上,突兀一崖丘。

      未必嘉黄胜,翻成汙漫游。

      雪堂无客到,天禄有锩留。

      醉矣忘归路,轻风荡小舟。

      明万历六安知州杨懋魁雪中游小赤壁诗:

      朔风吹雪下瑶台,乘兴扁舟访戴来。

      赤壁只今非昨日,羽衣何事重飞迴。

      矶头月晕连天白,霜后鸿声入夜哀。

      坐拥骕鹴欢未已,更於何处可寻梅。

      卢见曾中秋放棹诗:

      桂花村郭枕河流,佳节开衙一放舟。

      名迹偶然同赤壁,战场何必在黄州。

      雨馀碧树鸣蝉路,月下青山醉客游。

      我欲投碑沈小岘,摩挲残碣不胜愁。

      杨有敬初夏来游诗:

      少小携群探水云,绿荫每坐到斜曛。

      年时记得城西路,枳树花香是骆坟。

      双鬓於今霜雪侵,鹡鸰原上意尤深。

      重改旧迹沧桑改,翠柏依然覆一岑。

      宪使园林尽野烟,勝迹谁续百年缘。

      摩挲峭壁镌题处,始信刘郎句本妍。

      古木阴浓荫白沙,片桅飞去响涛花。

      汤青云日无旁景,酌取清泉自煮茶。

      栋花风急晚凉生,犹自沿溪听鸟声。

      当日茅斋观画好,此时身在画中行。

      

    9.jpeg

      六安小赤壁故址位于今赤壁路桥南左侧的高阜之处,为上世纪五十年代“大办钢铁”时的六安钢厂所在地,解放前三、四十年代六安人金文焕在此处创建了六安炼锅厂,建国以后其厂被收归国有。1958年全国兴起“大办钢铁运动”时炼锅厂改建成了六安钢厂,初用老淠河铁砂冶炼,后用矿石冶炼,如今保留下来的高炉就是当年用来炼矿石的,保留下来的水塔修改成了“淠河欢歌”参观平台,其下就是姚宏谟题名的小赤壁的故址,据说上世纪三十年代还有人曾见到石壁上镌刻的小赤壁三字,后随着当年的“大办钢铁”的兴起被埋没,推测其字可能仍在,只是被埋汰了,如今这里已经改造成淠河边的观景台,曾经六安小赤壁,渔船万家,渔歌唱晚。《清同治六安州志》绘有《赤壁渔歌》图记叙其繁华胜景,从图中可以看出,小赤壁距水千尺,其下渔舟往来。随着历史上的河道的迁徙淤积,小赤壁也和霍山潛台寺的命运一样,被人渐渐遗忘,不知此生还能见否?如今这里已经改造成淠河边的观景台,却没有几个六安本地人,还记得当年文人争游、墨客题诗的六安小赤壁在何处了?今以此文抛砖引玉,希望更多人关注六安的历史沧桑。(朱 涛)


    版权所有:六安茶谷园区管委会 六安新闻网
    皖ICP备06002640号-5
    投稿邮箱:luancgw@163.com     联系电话:0564-3379063 3372073